大桥拓文六段:运用AWS探求下一手的日本棋手


大桥拓文

  文章来源:找借口安静

  原址:https://blog.aboutamazon.jp/empowerment_as90_hirofumi_ohashi

  原题:AWSがサポートする囲碁AIと棋士の挑戦——AIとアマゾン ウェブ サービスを駆使し、次の一手を探るプロ棋士たち

  摘自:Amazon Japan

  嘉宾:大桥拓文 六段

  翻译和整理:找借口安静 Yes。 I know。

  AI已经不是“人类的敌人”,而是作为学习工具,成为“人类的优秀伙伴”。——大桥拓文六段

  2019年的日本围棋,年轻棋手的出现让人眼前一亮。以20岁的年龄,夺得史上最年轻“名人”和“王座”头衔的芝野虎丸二冠。首位在“龙星战”上夺得亚军的女棋手,并且手握女流棋圣和女流本因坊的上野爱咲美女流二冠的表现被报道了出来。

  “积极云硬盘围棋AI的年轻棋手,都在逐步提升实力”。对围棋AI具有话语权的大桥拓文六段六段这样说道。而大桥拓文六段也在使用AWS(Amazon Web Service),可以说是利用AI对围棋进行研究的先驱者。“围棋AI的实力可以说已经超过了人类,从之前的‘对手’,变成了如今的‘不错的学习工具’。而日本棋手们运用AWS,使得围棋AI成为更加亲近的存在”。

  大桥拓文4岁学棋,当时是受到父亲的影响。而他的父亲在退休之后,开办了一家围棋教室。小时候大桥拓文就开始过关斩将,初中时下决心成为职业棋手。2002年,17岁的时候成为了职业棋手。而这段时期,围棋界也逐步开始进入数字化工具的时代。

  “我在读初中的时候,在电脑公司上班的父亲给我买了‘棋谱软件’。在对局之后,把双方的对局后的棋谱记在纸上,然后在记在这个软件上面,最后再打印出来寄给我的老师。不过在当时看来自己有点匠人气质,一度还出现了一些问题”,大桥拓文笑着说道,“我当时正处于是数字化和模拟信号的时代,所以感觉我比其他人更早地接触数字产品吧”。

  大桥拓文对围棋AI感兴趣,还是在AI萌芽期的2010年,当时还被称为是“电脑围棋”,多次前往对其研究深刻的电气通信大学,认识了很多围棋AI的开发者。围棋纵横19路,在19路盘的交叉点上放置黑棋和白棋,然后占领地盘的游戏。但是围棋棋盘较大,各种各样的变化使得形势判断变得非常困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即便是AI,也觉得很难轻松超过人类。

  “我在当时也没想到,现在的围棋AI能急速成长到这种程度。当时还觉得‘超过人类还要再等30年,围棋AI就作为我老年生活的爱好就行了’”。

  但是在2016年3月迎来了转机。围棋AI击败了当时的世界顶尖棋手李世石九段。围棋AI竟能如此快的超越人类,成为了围棋界的大新闻。这是因为深度学习技术的引入,此后对该技术的深入研究,围棋AI就此取得飞跃般的进步。而李世石九段在去年,留下“赢不了AI”之后选择退役。而早早地开始研究围棋AI的大桥拓文六段,却多了不少AI的世界大赛解说,AI的演讲以及写稿等工作。2017年,出版了《易懂的围棋AI大全“よくわかる囲碁AI大全”》(日本棋院出版)。

  随着围棋AI的发展,逐步开始进入围棋AI可以安装到个人电脑的环境。而大桥拓文在2018年7月,将围棋AI安装在自己的电脑中。“但是围棋AI需要有图片处理功能的电脑,而这个功能需要花大量电力,很遗憾刚刚租进去不久的家,安培数不足以支撑该电量。但是正好在这个时候,通过熟人向我介绍了亚马逊的AWS云端,说这样就可以在笔记本电脑上使用围棋AI,于是自己就引入了AWS”。

  刚开始用AWS的时候,因为对很多设置都不清楚,于是在2018年10月,得知利用AWS的企业家和开发者的“AWS Loft Tokyo”公开化,于是就经常前往于此。“与其一个小白在操作AWS”,不如直接到“Ask An Expert”去询问那里的工程师。到了那边,才知道很多我认识的围棋AI开发者也去过那里。现在他们在编代码的时候,在旁边开着围棋AI,有时候也会教我不会的东西。一同运用AWS的人能一起交流确实非常不错,现在我每周会到那边2次左右。”

  大桥拓文在学会了AWS的使用方法之后,开始介绍给了周围的棋手们。从大桥拓文开始,很多学会AWS基本操作的棋手们,也开始分享给其他棋手,而上野爱咲美为了让AWS更加使用方便,自己制作了操作手册发给棋手们。现在很多棋手都可以轻松运用AWS使用围棋AI。

  “职业棋手每个月会有2到3盘正式比赛,其他时间基本上都花在研究围棋上面,现在围棋AI成为了不可缺少的存在。我每天会花4到5个小时在这上面,用的多的棋手一天甚至会用10个小时AI”。

  围棋AI会显示当前局面的形势判断的胜率,以及表示可能会下出来的下一手棋的胜率。对此职业棋手们在局后将自己和对手的手段的好坏进行研究,或者利用胜率考虑最新的布局。只要有网络,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能利用AWS,这也是AWS的一大好处。

  “现在因为自己的对局,围棋的普及活动以及世界性的围棋AI大赛等,多了很多出国的机会,因为AWS的存在,让我在国外也能轻松使用围棋AI,非常方便。如果没有用AWS,在自家电脑使用围棋AI的话,很担心自己的电费以及网络连接状态,可能就用不上了”。

  在棋手当中,也邀请大桥拓文,开办了定期的研究会“AI程序会”,上野爱咲美二冠等棋手也参与其中。“现在研究会有30人左右,研究会里面还有70后的棋手,主要是10到30岁的棋手。围棋AI不仅在日本,在中国和韩国,美国以及比利时等国也在开发,各自的AI都有各自的风格。有时候我们会开好几个AI,然后进行比较,进行讨论。大家在一起研究的话,就能看到通常很难意识到的手段。我们刚使用围棋AI不到2年,但是年轻棋手们都用得非常熟练了。我觉得AI已经不是‘人类的敌人’,而是作为学习工具,成为‘人类的优秀伙伴’。”。

  现在日本围棋约有400名职业棋手,业余棋手也有上百万人,而世界上有几千万人乐在棋中,“希望围棋AI,能让围棋变得更加大众化”,大桥拓文这样认为,“如果用了AI,每一盘棋就像棒球,像足球一样,对局中的优劣情况都能用数字进行表示,这样看棋的人就可以更加享受看棋的过程,当然我们还觉得,这样一来围棋的神秘力量就有可能会被淡化一些。”。

  但是,围棋的深渊以及神秘的世界,即便围棋AI超越了人类,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是未解之谜。

  “对‘围棋之神’来说,围棋AI或许还是赤子阶段。几年前,有证明说围棋可以演变的局面数有172位数之多。现在的围棋AI的学习程度感觉还在几十亿或者几百亿的程度,感觉才10位数到11位数的样子。对AI来说,这个数量还没到1%。而我们人类也有学习能力,我们也有可以变强的机会,相信今后的围棋界会变得更加有意思”。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